记得看过一次电视采访,被采访的是一位演员。他说自己很幸运,干上了演员这个职业─ 一般的人只能体会自己一辈子的人 […]

记得看过一次电视采访,被采访的是一位演员。他说自己很幸运,干上了演员这个职业─ 一般的人只能体会自己一辈子的人生,当演员的,却可以体会不同角色的人生。

实际上,出色的作家何尝不是如此。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,“金陵十二钗”就包括十二个女性,其中的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,虽同为贾府的姐妹,但出身不同,性格不同,结局也不同。元春入宫二十年,由女史而内宫尚书直至贤德妃,达到那个时代青年妇女的最高地位,但“喜荣华正好,恨无常又到”,她的去世便结束了一个家族的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之盛”。

迎春这个“侯门艳质”是比较平庸的,性格常呈木讷,她嫁给孙绍祖并不是贵族之间的联姻,孙声称不过是贾赦以女儿来抵还五千两银子的欠债,于是,一位好端端的“公府千金”便成了事实上的抵押品。探春是个了不起的女性,其特点是有出类拔萃的“才” 和“志”,但“才自清高志自高,生于末世运偏消”,最终“把骨肉家园,齐来抛闪”,难逃远嫁的命运。惜春年龄最小,她“勘破三春景不长”,弃绝红尘,遁入空门,其所向往的“清淡天和”的“佛门净地”,对历尽繁华却前途无望的贵族青年而言,未尝不是一条出路,因为日后宝玉也踏上此途。曹雪芹作为一名男性作者,刻画贾宝玉能入木三分,抑或和本人的经历有关,写四个同宗姐妹的不同生活,依然能丝丝入扣,足见其不平凡的功力。

小说家笔下的人物是创造出来的,传记作家的写作则要受到传主生活的限制。文化学者解玺璋的《梁启超传》新近出版。该传记从梁启超出身、家世、婚姻等内容发端,着墨于梁启超和中国近代史的伟大人物的交往,展现了晚清民国大变局中的一代知识分子群像。“该书历时四载,五十万字,被誉为‘八十三年来最为详尽、客观的传记’。”

人物史传的写作难度很大。首先是阅读量繁重。梁启超著作《饮冰室合集》,摞起来有桌子这么高,解玺璋至少读了三遍。加上梁启超朋友的选集、年谱、书信集等材料……相关材料就多达一、两千万字。其中包括,孙中山作品十二卷,章太炎作品二十卷,康有为作品十二卷……又是庞杂的一、两千万字。梁启超是近代中国一位百科全书式人物,一生涉及政治、经济、思想、宗教、历史、法律、金融等多个领域,具有维新派、改良派、保皇派、立宪派等多重身份。解玺璋说:“围绕梁启超这个人物线索,这本书还只是一个‘初级作业’,很多问题还没有钻研透,人物关系只停留在‘描述’层面,深入的判断还谈不上。”我们可以说,解玺璋自谦让人敬仰,若评价他沿着梁启超的足迹走了一遍,应当不算夸张吧?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